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學術精粹

女性易入邪教原因探析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丹琳 時間:2019-01-29

   近年來,女性更容易成為邪教組織成員,一些女性淪為邪教頭目玩物的現象引起了人們的高度關注,如“華藏宗門”頭目吳澤衡,以“男女雙修”為名引誘、脅迫多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韓國“攝理教”的成員大部分都是女大學生,并且數以千計的人員遭到邪教頭目鄭明錫的性侵。女性為何易成為邪教的俘虜,是值得我們深思的社會問題。來自弗吉尼亞聯邦大學的大衛·布羅姆利博士(Dr David Bromley)表示,據統計,女性更喜歡參加宗教聚會且更容易陷入邪教組織。有調查表明,全球起碼百分之七十的邪教組織成員為女性。已有一些文章從女性自身特征、特點來對其為何易入邪教的原因進行了分析。在此,筆者想從女性的特殊生理因素、心理特點以及社會歷史原因等幾個方面予以簡要分析。

  其一,特殊的生理因素。

  女性因具有特殊的生理構造,擔負著生兒育女的任務,又有每個月的生理周期,因而容易出現氣血不足,身體受其生理特點影響,常常形成一些難以啟齒和難以治愈的產后病及婦科疾病,使一些女性深受困擾。在求醫無效之后,很容易被宣揚百病包治的邪教欺騙。在筆者所接觸到的“法輪功”及“全能神”人員中,不乏這樣的女性,她們中有的是因為生孩子落下的難以治愈的頑疾,有的是子宮、卵巢、盆腔等方面的疾病;還有一些“法輪功”女性人員則是因為曾經做過流產,在看了“法輪功”的書籍后,得知這種行為是所謂的“殺生”,“造業”太多,害怕自己受到報應,因而誤入“法輪功”中去“消業”,比如,“法輪功”練習者魏女士與我談起她的練功原因時,就曾說:因為自己曾經做過幾次人工流產,以前總聽人說做流產對身體和健康不好,后來,練了“法輪功”,才知道這是一種嚴重的“殺生”行為,在聽李洪志講了“殺生”所導致的后果以后,嚇得驚出一身冷汗,十分慶幸自己今生今世遇到了“法輪功”,不然,死后會入“六道輪回”,不知會受到什么樣的懲罰呢!抱著這樣的心態,她在“法輪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企圖依靠“法輪功”跳出“六道輪回”,永遠解脫“人身”的束縛,生生世世不再遭受女身之苦。“法輪功”練習者袁女士,因患有乳腺增生,有人向她宣傳“法輪功”能治好她的病,因受暗示,她馬上感到增生的腫塊兒有所化解,因而對“法輪功”充滿了依賴與好奇;還有一名多年不育的女性,學了“大法”之后懷孕了,便認為自己修“大法”后有了“福份”,是“大法”賜給了她一個孩子,因而對“法輪功”百般感激,十分癡迷。生理上的特殊與弱勢,成為她們容易走入邪教的一個重要因素。

  其二,心理特點。

  女性較男性而言,也有著比較特殊的心理特點:

  依附心理。在久遠的歷史發展和深厚的傳統心理土壤中,女性的潛意識中往往潛藏著一種深深的依附心理。隨著社會的進化與發展,有的女性已經通過積極奮斗躍升成為女強人,而一部分女性的潛意識依然停留在過去的時空。當她們在現實中婚姻不順、家庭不幸,或者感到自己沒有找到理想中的情感及人生依托時,內心就在渴望找到和擁有一種強大的外在力量和支持系統,而邪教的宣傳和邪教頭目的出現,往往使她們感到驚喜,誤以為“眾里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誤認為自己將生命連接到了一個強大的支持系統,從此自己仿佛由丑小鴨變成了白天鵝,從灰姑娘成為了未來的 “公主”。這種依附心理,使她們由自卑變得自信、驕傲與自大,由社會底層不引人注目的女性,一下子成為一個吹得天花亂墜的邪教組織的成員,心理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崇拜心理。在某種程度上,女性邪教成員更容易產生崇拜心理,尤其是對有著某種迷人之處的邪教頭目。一般而言,邪教教主往往具有一些容易引起一些人崇拜心理的特質,比如,“人民圣殿教”的教主瓊斯嗓音充滿磁性,很是動人; “太陽教”教主大衛·考雷什長著一頭深褐色卷發,戴一副金絲邊眼鏡,文質彬彬,瀟灑斯文,迷倒了不少信徒,也確實從某種程度上滿足了一些教徒心靈上的需求,更容易引起女性信徒的崇拜。

  比如,一些“法輪功”人員還崇拜李洪志“講法”時口惹懸河地一講幾個小時,認為他的書能“迷倒”那么多人,“影響”那么大,絕對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做到的,在心中將其神秘化和神化,產生崇拜心理;再比如“全能神”人員閻某說,“神話”講的很多內容都是人類的知識所無法解釋的,諸如為什么有南北兩極存在?為什么獅子老虎比一般動物少等等,她認為這些現象只有“神話”才能解釋清楚,因而對“女基督”十分崇拜。在幫教中運用了大量的綜合知識和道理才得以破解她們的癥結。

  感性心理。女性邪教成員相對于男性來講,更偏重于感性認識,容易被邪教組織表面的花里胡哨的吹噓所迷惑,也特別容易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道理,而缺乏理性的思考和科學的求證。遇事時容易受到蠱惑而沒有獨立見解,比如,我接觸到的一名女性“全能神”成員,與丈夫感情不好,與公婆的矛盾也很尖銳,內心感到非常痛苦,也十分委屈,對生活充滿了怨恨與絕望,當有人給她“傳福音”時,說是“神”來拯救她出苦海,她馬上被感動得涕淚泗流,當跟我談起這件事的時候,還痛哭流涕,感情不能自抑。

  女性在感性認識上占上風的另一種表現是脫離邪教組織時,情感上表現得難舍難割。記得一位反邪教志愿者在形容“法輪功”男性成員在脫離“法輪功”時的表現時說道,男性信徒認識到了“法輪功”是邪教,說放下就放下了,就比如手中有一只花瓶,別人告訴他這只花瓶壞了,他看一眼就順手扔掉了;而女性信徒則不同,你告訴她花瓶壞了,她還低下頭來仔細看看,不可能吧?你們是不是騙我?難道真的壞了嗎?看到確實壞了,心想:這么好的花瓶,是不是還能把它們拘在一起呢?一看確實拘不到一起了,不得已離開了,還一步三回頭地看個沒完,戀戀不舍。

  感性至上決定了這些女性信徒容易誤入邪教,同時走出邪教卻十分困難。

  盲從心理。盲從心理是中國文化中的一種負面現象,是一部分中國人普遍存在的心理,相對于男性而言,女性的盲從心理表現得更為明顯。在誤入邪教的女性中,很多人對邪教歪理邪說根本就沒有經過自己的思考和辨析,而是人云亦云,帶有很大的盲目性。其盲目性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看信的人是不是多?一看有一部分人相信,就認為別人相信,肯定有道理,盲目跟風;二是看是不是有學歷的人也來信;三是看有一定社會地位和社會影響的人是不是也加入其中;如果是這樣,她們就盲從地相信這就是真理,不然的話為什么人家那么高的學歷和地位還相信?殊不知,高學歷的人不一定高情商,學歷高的人也不一定心理健康,不一定具有理性的分辨能力。在我所接觸的女性“法輪功”人員中,不少人曾跟我說過:自己一開始也不知道對不對,但看到很多大學生甚至研究生都在信,一些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也相信,從“法輪功”網站上看到國外一些高學歷者也很信,就覺得這個功肯定不錯,不然的話,自己傻吧,難道這些人都傻嗎?當邪教組織蠱惑信徒對抗社會時,她們便一窩蜂地跟從,比如李洪志鼓動弟子去中南海、去天安門時,本來有些人覺得去那里是參與政治,但一看別人去了,唯恐落下自己,便跟風進京。

  這種盲從心理還表現在,一些女性信徒在思想轉變時,不是經過自己的獨立思考與慎重選擇,而是看到別人不練了,自己也寫了悔過書;結果別人又說轉化錯了,她們又稀里糊涂地寫了“聲明”;回歸社會后,又出現了一些“法輪功”的變種,一看有過去的功友在其中,自己也盲目地加入進去。

  跟風、盲從是一些女性信徒的嚴重心理障礙,這種心理不調整,不僅會影響她們的思想轉變,也會長久地影響到她們的生活質量。

  喜歡關注神秘事件。關注神秘事件是女性的一個比較顯著的特點,有的女性對神秘事件的關注甚至超過了對現實生活和工作的熱情,這些神秘事件包括算命、解夢、看風水,以及UFO、外星人、科學上的未解之謎或者一些靈異傳說等,而邪教主在他們的歪理邪說中,往往利用了女性的這個弱點,使其成為邪教的俘虜。

  其三,社會歷史原因。

  迷信思想。女性較男性而言,更容易受迷信思想的浸染與影響,容易相信鬼神狐仙之類的傳說,對虛幻的神鬼故事抱有幻想,對歷史留傳下來的糟粕文化和神話傳說很感興趣,這些故事和傳說寄托了她們在現實中無法實現的幻想和精神依賴,而迷信思想正是邪教滋生的土壤。在我接觸到的大量邪教癡迷女性中,幾乎都具有濃厚的迷信思想,大都在小時候或成長的經歷中聽老人講過神仙鬼怪的故事,或者看到過諸如所謂“附體”、“驅鬼”、“因果報應”之類的現象等,在她們的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也在她們的意識深處留下了不解之謎,這些迷信思想像一團團沉寂的死灰,在遇到邪教時開始復燃。例如,一位女性“法輪功”癡迷者小時候就經常聽老人們講故事,說地上的大人物都是天上的文曲星、武曲星下世,都是前世安排好的。有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因工傷去世,廠里人到她家報喪時,她家的電燈突然熄滅;丈夫去世后,她悲痛欲絕,去找人算命,結果算命先生說她遇上了塌天大禍,她更相信世上存在著看不見摸不著的主宰人的命運的鬼神了。也聽有文化的老人講過老子得道成仙,所以在看到李洪志寫道:“老子寫了五千言,匆匆西去。”她固執地認為老子真的是得道成仙,因而特別相信李洪志和“法輪功”。

  宗教情結。信仰宗教在我國有著比較久遠的歷史淵源,在女性邪教受害者中,具有宗教情節的不在少數,比如,有的女性“法輪功”練習者有相信佛教的基礎,或者有濃厚的宗教家庭氛圍。如“全能神”、“門徒會”女性信眾中,不少是由于過去曾經信仰基督教。“全能神”人員王某,從9歲起就跟隨信仰基督教的母親到教堂去禮拜,自己也開始信教。后來,看到教會中的負責人用信徒的捐款買車買房,覺得教會黑暗腐敗,因而轉信了“全能神”。

  在社會上處于弱勢地位。在現代社會,雖然婦女的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由于生理及傳統偏見等等的影響,使得女性在就業、升遷以及職場競爭中整體上仍然處于弱勢境地,在家庭中也常常是家暴的受害者及不幸婚姻的痛苦承受者。當她們遭到不幸、受到歧視時,由于不善溝通,不會用法律武器保護自身,也缺少有效的社會支持系統,因而,當有人向她們傳播邪教時,她們往往會在邪教團體中找到情感慰籍與精神寄托。例如,我前不久接觸到的“全能神”癡迷者王大姐,她走進“全能神”的原因,就是因為婚姻不幸,與丈夫不合,經常吵架生氣,導致身體不好,再加上外出打工時也受到歧視,內心覺得極不平衡。后來有人向她傳播“全能神”,她說她明白了人的命運,包括婚姻都是神安排好的,心里覺得一下子釋然了。她說,在“全能神”圈子里,她感到自己不受歧視,能和這些兄弟姊妹平等相處,心里特別舒服和享受。

  女性邪教受害者有著特殊的經歷、特殊的際遇和特殊的心理動因,這需要我們在幫教工作中,細心體會和分析這些特點,深入細致地將思想工作做到她們的心里去,幫助她們走出邪教陰霾,樹立自尊自信的生活觀念和思想意識,使她們真正成為有思想、有能力、有覺悟、有分辨能力的社會成員。也要針對女性特點,對廣大女性同胞進行反邪教警示教育,使其提高防范邪教的意識。

【責任編輯:天涯】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