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學術精粹

蒼白無力 亂象叢生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修成文 時間:2019-01-29

  法輪功邪教組織每年都要在5月中旬舉辦例行“法會”,李洪志也會到場忽悠一通,搞所謂的“講法”。縱觀李洪志2017年5月14日“講法”,讓人們從蒼白無力中觀察到其組織內部矛盾重重、亂象叢生,其衰敗、茍延之狀略見一斑。

  一、老生常談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

  邪教都是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的,“法輪功” 邪教組織表現得尤為突出。李洪志本次“講法”老生常談,字里行間還是暴露出其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本性。

  反人類方面。本次“講法”中,李洪志不僅隨意捏造歷史的事件,而且敢吹噓“我知道從始至終的整個過程”,妄稱歷史的發展“人類歷史過程到今天這一步時,眾神都覺得適合于最后正法時期用了”。既然歷史發展到為法正人間,那么李洪志就可以欺騙信徒們跟他的“正法”,跟他繼續走向“成神”路了。不僅如此,李洪志還吹噓神韻演出的重要性,他還說“在這個完全負面的世界中”“神韻完全是以全善全美”,真善真美的最正面的因素表示“真的讓世人很震驚”。在吹噓神韻的同時,他還對人類世界加以詛咒:“沒有任何辦法,因為就是負面因素占領世界了。”其反人類的嘴臉暴露無余。

  反社會方面。李洪志在本次“講法”中把社會形態說成“完全是負面的這樣個社會形式”,“人的理智被負面因素控制著”。此語是對社會不滿,因社會對“法輪功”邪教反對和排斥,故而使李洪志發泄對社會之恨。他說“這種社會的壓力使他們的信徒正面的因素越來越少”,社會越來越墮落了。由此可見,李洪志對社會極度不滿和仇恨,反社會是他的主觀意識所致。

  反科學方面。李洪志在本次“講法”中,不僅說“歷史上經過不同時期的文明不只是一次兩次”(因為李洪志說“地球五千年就毀滅一次”),而且講“有時期完全和外星人一樣有很高的技術”。看來李洪志對現代科技不滿,不然的話就不會說以前地球毀滅時,也存在很高的科技了。所以當學員們提到 “現在的孩子們都在玩電腦游戲”時,他告訴信徒們:“現在的電腦都是外星人控制的。”這就證明他對現代科技的反對態度。他還說“所以對人類,這些東西都是有毒害的”,他不但對科技的發展持反對態度,還說現代的科技“是在把人類帶向不是人的狀態中去”,看來李洪志不僅不懂科學,還讓信徒們也不要相信科學,其愚昧無知可見一斑。

  二、新謬邪說——外星人、神過渡,立體看世界

  眾所周知,任何一個邪教要想長期對信徒們進行精神控制,就必須不斷用新的邪說來滿足信徒們異想天開的精神需求。李洪志的本次“講法”雖平淡無奇,蒼白無力,但是還有三點新謬邪說,用以蒙騙信徒跟著自己繼續走,以便對其進行長期的精神控制。

  外星人邪說。關于外星人的問題,這是世界上無數科學家都在關注的問題,到目前為止,世界上的科學家沒有一人能證實有外星人存在,但也沒有一位科學家否認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因而,外星人的存在還是一種有待破解和探索研究的問題。

  李洪志這位邪教主是什么都能造謠的,因為他知道越是人們沒有發現的問題,他說出來就越能騙人。本次“講法”中,李洪志就外星人的問題他講的倒是有鼻子有眼,煞有介事。他說外星人“它是宇宙最底層不好的垃圾堆里產生的生命,在宇宙的生命看來他們都是其丑無比”。李洪志不僅說外星人的存在,還說有較高的科技水平和能力,可以利用電腦控制和干預人類。外星人為什么這么干呢?“因為他想占領人的身體,對人的大腦結構它已經垂涎三尺”。并且會對人類的電腦“它的終端在外星人那控制哪,全都去那里。”看來李洪志編造的外星人還頗有本事,李洪志吹牛吹得也很有本事!

  法正人間過渡邪說。李洪志在以往的“講法”或經文中每次都欺騙弟子“正法就要結束、或是說弟子們已經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了”。這次“講法”卻冒出一向“法正人間過渡”說。他說,“師父也是從法理上給你們講一講,宇宙正法到了今天這一步,真的是走到了最后,而且已經向法正人間過渡了”。至于如何過渡,需要多長時間了,李洪志都沒有說。但他在“講法”中卻強調,“我剛才說宇宙正法已經在后期基本結束的狀態,向法正人間在過渡了”。既然向法正人間過渡了,他就要向信徒們提要求了,他說:“所以這個時期大家更應該做好;不要前功盡棄;不要在做錯;也不要被自己的顯示心標新立異、各種各樣的執著帶著你再做哪些糊涂事。”看來李洪志提出的“向法正人間過渡”是假,而要信徒們跟著自己走,繼續對他們進行精神控制才是真。

  神立體看世界邪說。任何一種邪教都是拿神來說事的,“法輪功”邪教也不例外。李洪志用神說事已是慣伎,而本次“講法”卻是別出心裁地說“神的眼睛是立體看世界”。他說“迷在這個世界中,誰也看不到真實情況”。為什么呢?他說“人的眼睛是平面看世界,那神的眼睛是立體的看世界”,“看世界的每一個層面的整體情況”。人如何看世界的呢?他說“人的眼睛只能看到世界的表面”而且“連自身的整體都看不清”。“你只能看到你的表面,這個局限性很大”。神怎么呢?他說“那神,大家知道,他是不能修的”為什么呢?“他什么都看見了還叫修嗎?這不叫修了。”因為神立體看世界就會什么都知道,“他一眼看上去就看到了你這個人層層粒子構成的身體整體”,并且“你的身體有多少層你都看不見,可神一眼就看見了”。其原因就是“神看的人的整體”。李洪志在信徒們的眼中是神,他當然能看到人的整體,因而李洪志恐嚇信徒們:“有時候大法弟子在我身邊,你的一思一念,你的表現,我根本就不看你的表面,你的行為,我看你的真正那個動機,我看你真正的思想根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如此這般一段話,其目的就是讓信徒們知道,我是神,你想什么,干什么,我都知道。你對大法、對師父不忠都會知道,你做不好就讓你形神俱滅,可伶的信徒們上了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賊船,就沒有下來的可能了。

  三、新老謊言敗露,矛盾重重,亂象叢生

  李洪志的本次“講法”表面看去雖是平淡無奇,可通過與學員對話卻敗露出眾多問題,李洪志神壇的地位正岌岌可危。

  1.弟子們不爭氣,賣東西搞傳銷。

  按照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歪理邪說,弟子們只能干好“學法、講真相、發正念”三件事,不能去理財、賺錢、做生意,都只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怪物,否則就是常人。但是香港的弟子們卻說:“大紀元同修去賣東西了,對這件事不理解”。大紀元時報的工作人員去賣東西這確實有些不務正業,這是給李洪志臉上抹黑,面對這種情況李洪志該如何呢?他只能裝聾作啞地說“有這種現象嗎”?并不可奈何地說“反正修煉的狀態作為負責人是有責任的”。由此說明,大紀元時報的工作人員在瞞著李洪志做生意。

  關于有的學員搞傳銷的問題,李洪志只能說,“現在的社會很復雜,大法弟子是走的一條很正的路,你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衡量他說正當的生意,還是不正當的。里面有沒有欺騙行為。”看來李洪志對弟子們搞傳銷做生意是了解的,他沒辦法改變現實而已。不過,他很了解弟子們不聽他的話,不按他的要求辦。他說“有的人明白,有的人在裝糊涂,在掩蓋想賺錢”。對此李洪志也無能為力了。

  2.在修煉過程中有的弟子們也鬧離婚。

  “法輪功”邪教的信徒們修煉一段時間后,就會進入癡迷狀態,并自持為已不是常人,特別是夫妻雙修者,更是自悟上層次、求圓滿。至于雙修者離婚之事是會影響“圓滿”成神的,是不符合師父修煉要求的,也會影響度人的。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師父的一切承諾都未兌現,因而常人的婚姻觀也就自然顯現。在本次“講法”時,當弟子們提示“兩位夫妻同修由于沒有實修,遇事不能向內找而離婚了……離婚對他們修煉造成的后果是什么?他們還有機會修煉圓滿嗎?”等問題時,李洪志只能說,“原則上他們在修煉中修好沒修好,這是他們修煉中的狀態表現吧”。他無法制止信徒離婚,也無法讓他們向內找,只能順其自然,只能騙著他們再跟自己走下去,只能說“修煉對他們才是第一位的”“如果修得好是不影響的”。由此說明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的清規戒律再難束縛信徒們了,李洪志這位大神的威力與尊嚴也日漸退卻。

  3.弟子學法不認真,內部互相排斥。

  由于李洪志所說的“圓滿”和“白日飛升”都沒有讓弟子見到,李洪志不斷拋出新的邪說又蒼白無力,沒有實質性的為學員注入興奮劑,久而久之信徒們的厭倦情緒逐漸暴露出來,管理上的漏洞也紛紛出現。香港學員說:“新學員去佛學會學法反受到阻礙,沒有學法風氣。使人走進來也對大法不理解”。在傳媒中的學員更是不爭氣。“很少發正念,一些學員尤其是年輕的,很少學法練功,思維很常人”等等,李洪志對此毫無良策,他只能搪塞其詞地說:“這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直在觀察這件事情。”看來他也是苦于無已。三是學員內部矛盾重重。“有的同修由于不同意見,長期以來形成很大分歧,隔閡加深,當試圖與雙方合作時,卻成為被排斥、發泄的對象”用李洪志的話說:“開會時大家在一起戧來戧去,嚴重的影響了你們該做的事情”。法輪功內部不團結,爭權奪利,不好好修煉,已是不爭的事實,李洪志這位邪教主也無力回天。

  4.外國人厭惡大陸二代學員。

  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組織精心策劃和培養的“法輪功”二代學員在國內是沒有市場的,他們只能將這些二代學員帶到國外去。可是情況怎樣,能不能將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李洪志對此事欲哭無淚,他在本次“講法”中說,“特別是大陸的大法弟子,自己的孩子小的時候帶著修煉,一到大了就不管了,被常人社會這些東西吸引過去了”。這說明“法輪功”邪教是不會被社會所接受的,不然的話孩子們怎么不信“法輪功”的呢。這些二代學員在國外的情況怎樣,李洪志說,走到國外來了,也有的進入大紀元,新唐人媒體中來”。可是他們的表現并不能讓李洪志滿意,“長期不學法,長期帶著黨文化那種思想狀態行為”。因此,“外國人對他們怎樣,你意想不到,對他們簡直是非常厭惡”。通過李洪志的言行說明,“法輪功”邪教組織在外國人眼里根本就沒有地位,大陸去的“法輪功”學員在國外不合規矩,被外國人看不起,現在大陸去的二代學員在外國人那里“簡直是非常厭惡”,常言道打狗還要看主人的臉面,你李洪志的臉面哪去了?

  5.“活摘”謊言不攻自破。

  關于活摘器官的事情,“法輪功”邪教組織已經炒作了幾年,包括李洪志本人在內都知道這是造謠生事,但是“法輪功”信徒們提示要美國白宮征簽需要10萬“法輪功”人員簽名才起作用時,李洪志自知紙里包不住火,卻說,“我沒講過這個數字”。“現在無法掌握這個數字”。當要他們拿出具體數字和證據時,李洪志只能說,“沒有辦法拿到這么多憑據,你就沒有說服力。”因為他知道,“在西方社會里是講真憑實據,要講看到你的證據的”;所以他告誡弟子們:“沒有證據那你就是自己臆想,他們就認為你是想象的、不可信的,甚至于你是在夸大,你在撒謊。”是啊,李洪志在美國白宮征簽活摘器官要證據面前是很清醒的,他怕出更大的笑話,才嚴肅地對弟子們說“你說你有多少,你拿出病歷來看看。張老三,李老四,干什么的,什么時候被摘的器官,什么時候修煉的,你能拿的出來嗎?”既然拿不出來那就是假的,還是讓李洪志的一番話告白了天下,真是不打自招。可是李洪志對活摘器官這件事還是要利用的,他說“我再強調一下,不要說數字”。“就告訴人家這件事情的存在非常邪惡,很普遍,人家就理解了”,此地無銀的辦法還要繼續下去。

  6.“三退”造假不攻自破。

  “法輪功”邪教組織自搞“三退”以來,一直在變換花樣編造假名、假數據,目的是在西方主子那里邀功求賞。本次“講法”通過學員提出關于“三退”中遇到的問題,便知其造假的手段及其數字的真假了。學員提出:“有的同修幫助眾生起名字三退”,這首先說明名字是“法輪功”信徒們編造的。然后說的“名字不能夠及時的登記到大紀元三退網站,一年多堆積了幾千多名字”。此語道出了這名學員一年制造的假名是“堆積了幾千個名字”。看來每個“法輪功”學員每年要編造“幾千個名字”搞“三退”。所以,“法輪功”邪教的大紀元三退網站每年搞的天文數字就是由此而來的。李洪志對此事仍是初衷不改,他說,“我告訴大家,你們不能忽視了退黨這件事。非常關鍵!”看來搞“三退”對李洪志來說是十分關鍵的,就是要在西方主子那邊證實其邪教組織殘余勢力的存在,還能給中國社會造成危害,以贏得西方主子的歡心。那些造假數字是難以準確的,李洪志只能拋出神來解決,于是他說“那退黨的人數,神也在算計著哪”。神來統計的假數字也就不攻自破了。

  7.弟子們出現病業狀態,李洪志不管不顧。

  李洪志自1992年傳法之日起就吹噓練“法輪功”是祛病健身,修煉成神,成為不壞之軀的。可是弟子們多年的練功卻沒有成為金鋼之軀,因不吃藥看醫生而使病情惡化,早早死去的比比皆是,本次““講法””學員們提出了三種病業狀況,李洪志的回答含糊其詞,無能為力。

  一是弟子提出“身邊不少同修出現倒掌現象而不自知,有些同修相繼出現病業狀態”時,李洪志卻說“修煉如初,必成”,你要像剛練功時“心情激動地不行,下定了恒心一定修好”!“你要能一直在你的修煉過程中保持到最后”。言外之意是說,你沒有保持剛練功時的熱情,所以你出問題了,不干我的事。

  二是當學員提出“越往高處修話越少”怎么辦時,李洪志明知有些人因修煉“法輪功”而呆滯,不說話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他卻說:“每個人的修煉狀態不同,沒關系,話少就把話都用在該說的地方吧”。李洪志是不管學員死活的,你不說話更好,這樣倒給“法輪功”邪教組織多了一些順服工具。

  三是有些學員因病不能去做“三件事”。本次“講法”中,當學員提到:“還有一部分學員自身干擾很大,出現不同程度病業,影響到做三件事。怎樣幫助這部分同修”時,李洪志并沒有關心這部分“出現不同病業”的弟子,也沒有告訴他們治病的方法,而是將病業的根源轉嫁給“舊勢力”。他說:“自始至終,舊勢力都不讓大法弟子修煉環境中平靜”。李洪志避而不談治病或是無法為其醫治,而是說“舊勢力不放過的時候,就表現出來了。”他不僅強調是舊勢力做怪,而且還將責任推給了學員自己。他說:“不管那個邪惡怎么瘋狂,你如果沒毛病它不敢碰你”。說來說去,學員有病業都是自己有“毛病”,所以舊勢力才敢碰你。李洪志的人性、良知又何在呢?

  8.神韻演出無效果,不能進入主流社會。

  本次“講法”中,當學員們提出:“今年的神韻推廣中,各地的不少做法和主流社會的理念差距大”時,李洪志感慨萬千,暴露了神韻演出的落敗現象。一是票價低,“都是五塊錢一張、十塊錢、十五塊錢,最高的票價二十五塊錢”很廉價,可是結果呢?“好幾年,連紐約市的影響都沒打開”。這能不讓李洪志失望嗎?二是效果很差。李洪志說,“那些人看的高興了又吹口哨又叫,看完了哈哈一笑啥事沒有了”。看來神韻演出在美國還沒市場,還不能被美國人接受,并且“有的人還說中國秀怎么沒有舞獅子哪?他的欣賞水平在那呢,演完后什么用都沒有”。說明效果是很差的。三是沒有進入主流社會。李洪志面對神韻演效果不佳,無人欣賞的現實,提出“只有打開主流社會的門,才能使整個社會打開”。為什么呢?李洪志說,“五塊錢一張票,演了好幾年,六千人的劇場,有時候一連演半個月,都不起作用,連紐約都沒打開”,這是李洪志講的實話,也是肺腑之言。

  9.大紀元負責人自行其事。

  《大紀元時報》是“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機關報,其發行量是很大的。他們的報業人員練功及辦報精神如何,本次“講法”中通過學員的提問暴露出很多問題。學員提出:“大紀元負責人打著幫助大紀元,說的做的想的不是一樣的行為,實際是沉迷于做個人生意,運用大法資源”。李洪志無能為力地說,“大紀元總體上是健康發展,存在著一些修煉人不應有的東西。”看來李洪志心知肚明,只是拿他們沒有辦法。于是說,“我早就知道,看到了”,并要求提問題的學員“你們真的了解情況可以反映給佛學會”。讓佛學會來管此事,李洪志又覺心不甘,于是說“但是哪,真的他們問題很大,我不管神也管”。由此說明,李洪志已不是過去那種一手遮天的局面了,對于大紀元負責人自行其事的問題只能視而不見了。

  10.有些學員更改神韻的宣傳材料,與李洪志對著干。

  從本次“講法”中還可以看出,不僅是大紀元的負責人不循規蹈矩,而且一般學員也能與李洪志對著干。當學員們反映“有些地區的學員根據自己的理解和品位更改神韻推廣材料中的設計和文稿,影響神韻的高檔品牌形象”時,李洪志氣急敗壞地說,“你要改神韻的東西,在常人社會中那是違反法律的”。為顯示自己的威嚴,他又說,“你最起碼作為修煉人,那是師父定下來的東西,你也不能隨便改吧?”可是事實并非如此,李洪志還是說明了真相,李洪志說:“你做的事老是和師父做的不對茬,師父要向東做,你老向西做。”這無意中說明了有些學員已不聽李洪志的指揮,已經與李洪志對著干了。按照李洪志的想法是,“我要神韻從主流社會入手的,首先打開高層社會,要把這做一扇救人的門打開,才能影響到整個社會”。可是學員們卻讓李洪志不滿意,“你老不跟著師父的想法做,你總自己想當然的去做”,這當然令李洪志所不快。連一般的“法輪功”學員都不聽李洪志的話了,都開始各干各的了,這種情形讓能李洪志甘心嗎?

【責任編輯:天涯】

相關文章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