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推薦動態

邪教“全能神”發家過程

來源:南方都市報 作者:南都 時間:2019-05-19

  編者按:2016年10月6日,南方都市報發表《起底邪教“全能神”》,揭露邪教頭目趙維山的“發家”過程。

  邪教“全能神”發家過程

  ●1951年,趙維山出生在黑龍江,此后成為當地一名普通鐵道工。

  ●1983年,32歲的趙維山開始信仰基督教,漸漸地時間精力用在傳教上。

  ●1990年,追隨者漸眾的趙維山自立門戶,自封“能力主”,創“永源教會”。

  ●1990年至1993年,趙維山從“能力主”漸漸過渡到“神本體”。

  ●1993年,趙維山向信徒宣布情人楊向彬為“全能神”教的“女神”,自己則是“祭司”。

  ●1995年,趙維山與情人楊向彬悄悄誕下一子。

  ●1998年,“全能神”建立東北、安徽、河南、山東4個區,并設置一線、二線、三線傳福音隊伍。

  ●2000年,被勞教三年解教后的趙維山與妻子楊向彬、5名骨干人員一起潛逃到美國,在美國建立“全能神”總部。

  ●2000年,何哲迅任“全能神”邪教組織監察組組長,2007年11月左右被趙維山撤職,期間轉給趙維山約有6000多萬元(受害者上交的所謂奉獻款)。

  ●2001年至2009年初,是“全能神”發展鼎盛時期。成員由2001年底的數十萬人發展到2007年的上百萬,影響范圍由原來4個區擴張到黑龍江、遼寧、豫南、豫北、安徽、江蘇、河北、山東、華南(兩湖兩廣)和浙江等10個區。

  ●2012年12月7日,趙維山指令“全能神”邪教組織全國性的公開活動,走在街頭傳播世界末日,把“諾亞方舟”末日逃生裝置以150萬元到500萬元賣給信徒。

  ●2014年,趙維山在韓國首爾九老區九老洞390-157號石原大廈設立“全能神”亞洲總部,加強對中國境內組織的控制。

   

  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一快餐店內,張帆、張立冬等5名被告人為發展邪教組織成員向被害人索要電話號碼遭拒,即認定其為“邪靈”,殘暴將其圍毆致死。同年10月11日,煙臺中院一審判決張帆、張立冬等兩人死刑,呂迎春無期徒刑,張航有期徒刑10年,張巧聯有期徒刑7年。 新華社資料圖

   

  2014年7月1日,武漢市武昌區人民法院對“全能神”“兩湖牧區帶領”曹銀花進行一審宣判。法院認定被告曹銀花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被告曹銀花當庭表示不上訴。新華社資料圖

  ●鐵道工趙維山自封為神,20年間發展成員上百萬,設“護法隊”負責毆打不愿入教或意圖脫教者。

  ●為發展成員,除拉關系、愛心感化、送錢送物外,女色誘惑、暴力毆打、非法拘禁等是常用手段。

  ●趙維山等偽造身份逃美后建立“全能神”總部,通過絕密郵件掌控成員,不斷將受害者所謂奉獻款轉走。

  山東菏澤三女子明知“全能神”是邪教組織,仍加入該組織并制作宣傳品,因觸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2016年9月被法院判刑。“全能神”是一個幽靈般的組織,仿佛生活在世界之外,每次躍入公眾視線,都帶著暴力、血腥。

  2012年12月,堅信末日來臨,“全能神”邪教人員大規模走上街頭,公開傳教,與政府對抗;信陽市光山縣的閔擁軍闖入校園,砍傷23名小學生;2014年,山東招遠市麥當勞內發生了著名的“5·28”血案,一名女子被當眾活活地打死;2015年,鶴壁市的傳道員馬改娣被逼自殺,引發當地基督教界震動。

  1989年初,黑龍江一名鐵道工趙維山自封為神,據公安部門內部統計20年時間全能神教發展上百萬教徒。趙維山帶領下的全能神教,信仰的面紗下是極端的殘暴。為拉更多人入教,“全能神”邪教人員不惜制造血案,打斷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殺死“叛教者”兒子,教徒為遵從“神意”殺子祭神、殺妻“重生”。而趙維山本人,與神的“真身”女神生下一子。目前,趙維山藏身在美國紐約一別墅內,通過網絡操控,從國內轉走大量“奉獻款”供自己享用。

  不擇手段 叛教者慘遭身心迫害

  直到現在,人們談起2014年“5·28”招遠血案,仍然感覺毛骨悚然。6名“全能神”邪教人員在一快餐店向食客索要電話號碼,女子吳碩艷拒絕后便被無故認為是“惡魔”、“邪靈”,應將其消滅,將其活活毆打致死。

  6人殺害吳碩艷手段極為殘忍。目擊者回憶,一名女子跑到吳碩艷桌前罵她,突然舉起麥當勞的凳子打去,連續打了兩三下。隨后,其他5名男女參與圍毆,其中光頭男子“把鋼制拖把都打斷了”,吳碩艷倒地后還使勁踹,“跳起來用腳踩其頭部”。

  這只是冰山一角。實際上,“全能神”的血債遠不僅“招遠案”。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中原某省“全能神護法隊”在短短12天內,就接連制造8起搶劫、毆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斷四肢、割去耳朵。如今,史東來(化名)想起被綁架的40多個日日夜夜,渾身打顫,雖然被有關部門解救出來,但兒子在一次車禍中永遠喪失行動能力。

  一名曾接觸“全能神”的辦案人員介紹,全能神教設有專門“護法隊”,負責毆打不愿入教或意圖脫教的人。2010年期間,為了報復懲戒一名意欲脫教的“全能神”成員,“護法隊”將其仍在讀小學的孩子殘忍殺害,棄尸于一處柴垛處,并在其腳心印上閃電標志。

  “全能神”為這些殘酷的行為找到借口,并指定成所謂的“行政及誡命”:“對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邊,任其亂說亂作,到最后我徹底懲罰他,收拾他”,“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余地,立刻斬草除根,除去我心頭之恨……誰遭擊殺,必是撒旦的后代”。在“全能神”邪教宣傳品《話在肉身顯現》里,“神”告訴教徒們,”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實實地退去,不得吵吵鬧鬧,因著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該舍的就舍,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該留下的必須留下……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的性命。“

  按照“全能神”教義所說,遭到擊殺之人,等于惡魔的后代,殺死惡魔,不是罪,反而是功。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在“招遠血案”中,張立冬等6人打死被認為是“惡靈”的吳碩艷,還泰然自若。

  為了拉人入教,制造神跡是“全能神”蠱惑人心的最初手法。一位基層的祝姓基督教傳道員告訴南都記者:“他們利用人們對神的崇拜心理,在一個信徒家中,家中的墻壁突然顯現出血紅的大字‘信全能神者得永生’,這名信徒很恐慌,最終加入‘全能神’。其實,他們用的是一些科技的手段。這種情況很多。”

  曾經擔任7年“全能神”監察組組長的何哲迅后來在獄中供述,為了多得新人,會采取一些不正當的手段,如強行傳福音,限制被傳道者的人身自由,演鬼戲引誘他人加入,用熒光粉在墻上、雞蛋上寫“全能神好”,在魚肚子里塞“全能神好”的紙條和天使送信等。一旦發展對象被“全能神”拉攏后,就會開始被要求參加“聚會”。若發展受阻后,“全能神”改用“硬招”,恐嚇、暴力。

  血腥、詛咒更是他們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2015年,鶴壁市基層傳道員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強行闖進,要她入教,但馬改娣堅持不從,“全能神”在多次逼迫,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威逼利誘,稱她要拉攏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在正邪之間長久徘徊,最終她被迫上吊自殺。其家人說,生前“全能神”就跟她說了很多不信教被神詛咒報復的案例,她雖然知道是邪教所言,但害怕不信“全能神”,家人會遭到更多詛咒報復,因此自殺。一位姓趙的信徒告訴南都記者,“他們看中馬改娣的傳道員身份,只要她入了‘全能神’,她教會的近百人就會加入。

  一名資深基督教界人士說:“全能神披著宗教的外衣,很隱蔽,這是他們難以被發現的主要原因。而他們的發展歷程,是踩著基層教會的身體過來的,發展一個基層傳道員就等于將當地一個教會發展了。”“好在中央給了一條明確的路徑,‘用正教的力量抵制邪教’,我們原來只是‘防’,今后要主動,主動進行宣傳、引導。”

  建立邪教 封情人“女基督” 暗中生子

  “全能神”頭目趙維山出生于1951年,原來只是黑龍江一名普通鐵道工。自幼家中貧困,兄弟姐妹10人,父母都是鐵路工人。

   

  邪教“全能神”頭目趙維山。

  作為長子的趙維山年輕時很照顧弟弟妹妹,生活也非常簡樸。25歲那年他成家立室,經人介紹娶了糕點廠一名女工,靠一點木匠手藝幫補家用,并掙下了一套瓦房。1983年左右,趙維山開始信仰基督教,漸漸地把時間精力用在傳教上。此后兩年,趙維山換了兩三份工作,最終因曠工缺勤而被停職。

  1985年,34歲的趙維山遭受到巨大打擊,他的父母和女兒因煤煙中毒死亡,自此走上一步步成魔的道路。那時,他認識后來的心腹何哲迅。何一直跟隨趙維山,一度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全能神”監察組組長,在趙逃美后掌控境內“全能神”所有事務,7年間他將邪教“全能神”發展到上百萬之眾。后來,趙維山忌憚其權勢,將其罷免。

  1990年左右,追隨者漸眾的趙維山干脆自立門戶,自封“能力主”,創“永源教會”。趙維山成立的第一個教會很快被宣布為非法組織,為了躲避追捕,他逃到河南。其后成立“真神教會”,鼓吹包括他自己在內的7人是“神的化身”,除他外其余6人均為女性。

  此時,趙維山碰到后來“全能神”最重要的人物———楊向彬,她當時只有十八九歲,比趙維山小22歲。少女時期的楊向彬眉目清秀,一頭短發干凈利落。彼時,恰逢她高考落榜,精神出現問題,常常感覺自己能看到異夢異象,甚至寫出“神話”,將信徒分為神長子、神眾子、子民、效力者、淘汰者。因為看中她的“天賦”,趙維山決定將她封為“女神”。1990年至1993年之間,“能力主”過渡到“神本體”,1993年過渡到“全能神”。

   

  邪教“全能神”頭目趙維山把情婦楊向彬塑造為“女基督”。

  1993年夏天,趙維山在洛陽汝陽縣一名女教徒家召開同工會,向信徒們“見證”楊向彬成為“全能神”的過程。中原某省早期的全能神信徒“靈慧”(化名)回憶,大家在一個房間里面,坐在一排一排長凳子上,趙維山和“女神”面對著大家,“之前是神本體有好幾位,但現在只有一位,并且是女的”。趙維山向教徒解釋多個“神本體”只是一個步驟,“現在神已經道成肉身,并且是女的,就是楊向彬。”趙維山自己則是“祭司”。神第一次化為肉身是一名男性,所以第二次就要變成女性。

  “當時見證完了之后內心也挺高興的,因為覺得人家說的也有道理。”“靈慧”說,后來才知道“全能神”和“祭司”趙維山是情人關系,兩人在1995年悄悄生下一子,教內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自己得知后也沒有宣揚出去,因為“議論神的肉身,是對神的褻瀆”。

  “全能神”信仰對象的確立,標志著“全能神”作為邪教正式成立。趙維山和幾個骨干對《圣經》等宗教書籍中的內容斷章取義,編出《話在肉身顯現》、《東方發出的閃電》等邪教書籍。

  在“全能神”為發展教徒所傳發的非法刊物《關于傳福音工作的原則》中寫道,“如知情人帶路、拉關系、交朋友、愛心感化、建立感情、軟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堅持長期使用,到必要時還得會用絕招。為使人得到拯救,必須不擇手段。”

  為發展人員和傳教,除拉關系、愛心感化、送錢送物外,女色誘惑、暴力毆打、非法拘禁等都是“全能神”成員常用的手段。

  悄然逃美 設立總部遙控國內癡迷人員

  1998年,“全能神”已建立東北、安徽、河南、山東4個區,并設置一線、二線、三線傳福音隊伍。2001年至2009年初是全能神發展的高峰。作為“全能神”境內負責人的何哲迅為趙維山操持教務,人員由2001年底的數十萬人發展到2007年的上百萬人,影響范圍由原來4個區擴張到黑龍江、遼寧、豫南、豫北、安徽、江蘇、河北、山東、華南(兩湖兩廣)和浙江等10個區。

  2000年,趙維山被勞教3年后解教,與妻子楊向彬商定帶著其他5名骨干一起潛逃到美國。為了能夠順利出逃,趙維山等頗費心思,7人先是化了假名,偽造假身份。趙維山化名許文山,楊向彬化名王玉榮,兩人把年齡改小了8歲,分別化身為商水縣農業科技推廣服務中心主任、魯山縣農業委員會主任。其余5人則偽裝成種子公司、農機公司的總經理、工程師等。

  2000年5月,趙維山等人與美國聯邦商務公司聯系,弄到一份關于“探討今后農業發展”商務邀請函,決定以商務考察名義赴美。2000年9月,趙維山一行人經上海出境潛逃美國。同行的除趙維山的妻姐外,還有忠實信徒、長期照顧趙維山之子趙明的吳霞,她火速回國,隨后赴美,最后又回國。一直拖到第一次回國后,吳霞給趙維山的兒子趙明辦理赴美手續。

  2001年3月7日,6歲的趙明獲得化名為許天寶的因私出境護照,以探親訪友為由前往美國。2001年12月2日,一名40歲左右男子帶著趙明從廣州出境赴美。公安部門后來查證,趙維山的護照申請證明、身份證等手續均系偽造。同行7人的單位證明、兩個審批文件上的文字經鑒定也為同一人所寫。

  潛逃后,趙維山并沒有放棄國內的“江山”。相反,他早有部署。曾與他一同闖天下的死黨何哲迅,被任命為“全能神監察組組長”,負責掌握國內一切事務。在“全能神”組織體系中,監察組是權力核心,掌握著資金和骨干任免大權。而他也迅速在美國建立“全能神”總部,并在互聯網還不普及的21世紀之初,就通過絕密郵件掌控國內上百萬教眾。

  絕密郵件的國內接收者,趙維山選擇了早期的忠誠信徒小宇(化名),因為她曾帶過“祭司”、“女神”之子趙明,且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小宇與趙維山單線聯系,這些郵件要經過加密處理后,才傳達給何哲迅。趙維山不允許小宇看郵件的內容,但小宇出于好奇,還是看了幾回。她回憶,郵件內容主要關于境內工作安排,還有對骨干領導層的選拔撤換要求,有時也解答一些國內提出的問題。

  為了擔心有關部門追蹤到痕跡,趙維山在網上打起“游擊”,一個月便要換一次郵箱名和密碼,2005年6月之后變得更謹慎,10天便換一次。2000年到2007年,邪教“全能神”在國內成空前浩大之勢,何哲迅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對上百萬教眾呼風喚雨。

  2007年11月前后,趙維山擔心何哲迅坐大成勢,便欲加之罪,認定東北區監察員“全心”是敵基督將其開除,再以何哲迅失職為由,迫使何哲迅辭職。

  斂聚錢財  7年時間轉走超6000萬元

  何哲迅又名“羅剛”,靈名“堅固”、“轉變”,黑龍江雞西市恒山區人。1992年起,何哲迅開始跟隨趙維山,2000年任“全能神”監察組組長,2007年11月左右被趙維山撤職,2009年3月10日被抓獲歸案。7年時間,趙維山不斷操控國內的權力高層向美國匯款。僅2000年到2007年何哲迅任監察組組長期間,其經手處理匯款超過6000萬元。

  這些資金全部來自癡迷人員“孝敬”給“女基督”奉獻款。按照“全能神”教規,奉獻越多,越早抵達天堂。身為祭司的趙維山早在創教之時就定下規矩,凡人向“女基督”奉獻的一切只能由祭司享用。何哲迅在獄中供述,2007年10月他被罷免之時,國內“全能神”仍有7000萬元的“奉獻款”。他估算按照當時發展速度,一年可新增1000萬元。

  “全能神”的奉獻款是由教會、小區和區三級負責保管。當時,基層癡迷人員的奉獻款是逐級交到教會和區,主要用于傳福音的各項支出和幫助、照顧生活困難的信徒。每個小的教會只能保管500元奉獻款,小區負責人只能保管2萬元,而區一級的負責人最多只能保管50萬元,其余上交。

  “每年一般轉兩次錢,7年約轉了14次。”何哲迅記得,趙維山幾乎每次是通過廣東一名叫“小胡”的人代為轉款,轉運方式有三種:主要是通過外資企業、地下錢莊轉運,一是小胡派人來取或各區派人送到廣東,每人每次只準帶3萬到5萬元,錢集中到廣東后由小胡通過外資企業、地下錢莊轉運美國;二是個別區的“帶領”派人開車把錢送到廣東交給小胡后,再由小胡轉往美國;三是通過銀行匯款,2000年左右,安徽區、江蘇區曾通過銀行匯款,先匯到廣東后,再由小胡轉到美國。

  2002年上半年開始,趙維山幾乎每隔半年就通知何哲迅轉款,每次100萬元到2000萬元不等。何哲迅接到傳呼后就吩咐安徽、江蘇、浙江、河南等區域的“帶領”準備錢,交給小胡轉運。到2007年、2008年,趙維山似乎急于將錢都轉到美國,單次金額激增到2000萬元。2008年3月,“全能神”上層指令,“全國還有7000多萬奉獻款,得抓緊時間運出去”。

  2009年4月,包括何哲迅在內的一批核心骨干悉數被抓。2011年12月,全國公安機關開展以“緝骨干、摧組織、追資金”為主要內容的統一破案行動,再次對“全能神”邪教組織實施專項打擊,抓獲“全能神”境內核心頭目及各級骨干120多人,打掉指揮境內“全能神”的核心“電腦組”,收繳現金、黃金折合人民幣2000多萬。

  但是,“全能神”在國內的活動并沒有就此偃旗息鼓。2012年12月7日,趙維山指令“全能神”組織全國性的公開活動,走在街頭傳播世界末日,借機發展人員。趙維山把所謂“諾亞方舟”末日逃生裝置,以150萬元到500萬元的價格賣給癡迷人員。在美國總部駐扎的趙維山一直住在紐約一個豪華別墅區。他在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地開網站,通過互聯網遙控指揮“全能神”邪教組織。

  2013年,趙維山斥資1000多萬元,在香港多種中英文報紙上刊登廣告,并買下一些街頭攤位,還公然向路人發放宣教資料。2014年,趙維山在韓國首爾九老區九老洞390-157號石原大廈設立亞洲總部,加強對中國境內組織的控制。據新華社披露,2014年招遠血案發生后,邪教“全能神”還在臺灣主流媒體刊登廣告,混淆視聽。2012年起到2014年6月,“全能神”僅在臺灣報紙投放的廣告費就超過1億新臺幣。

【責任編輯:端木堇】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