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破迷反邪

“全能神”毀了我幸福的家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謝委 時間:2017-12-19
  我媽媽今年49歲,家住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區施橋鎮馬安山村。我曾經有一個幸福溫暖的家,爸爸會一手很好的木工活,媽媽勤勞操持家務,還在毛坦廠中學陪讀我三年,三年后我順利考入一本大學,畢業在杭州工作。但自從媽媽癡迷“全能神”后,我家幸福平靜的生活從此被打破。我媽媽原本是一位勤勞能干、賢慧的好母親,爸爸在外做木工,每到周未才回家,媽媽一人在家把家里大小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田里種的莊稼也是年年有收成,還時常把自己種的蔬菜和養的雞鴨拿到集市上賣,為我攢學費和補貼家用,后來我也如愿考上了大學,雖然我家生活不富裕,卻也過得和和美美,其樂融融。
  悲劇的悄然發生打破了原本的寧靜。

  2014年3月的一天,由于我已經離開家庭去上大學了,爸爸又外出做木工活,媽媽一個人在家無聊,就經常出門到集市上逛逛。她在集市上遇到了一個50歲左右的婦女,熱情主動地和我媽媽打招呼,并向我媽媽宣揚“全能神”,說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臨了,只有加入“全能神”教會,才能消災消難,保佑全家平安,說的頭頭是道。媽媽沒有多少文化,又曾聽別人說過世界末日的事,經她這么一蠱惑,便信以為真。臨走時,那個婦女還把一本《話在肉身顯現》書籍和一些“全能神”的資料交給媽媽,叫媽媽回家學習。回到家后,媽媽每天空閑的時候,就看這些“神書”和資料,漸漸的被“全能神”宣揚的謊言所蒙騙,加入了“全能神”。

  為了對“神”忠心,媽媽邁出了第一步,放下親情。

  原來按時做飯,干農活,非常勤勞的她,自從信了“全能神”,對家庭不管不問,白天走村串戶傳福音,晚上讀書聽神·歌,對家人變得冷漠無情。從這之后,媽媽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整天就是跟教友一起參加聚會,走村竄戶“傳福音”,家務活不想做,田地也不種,也不關心我和爸爸,每次打電話給她,要么不接、要么關機。我和爸爸多次勸說,叫她不要相信“全能神”,這是封建迷信,媽媽根本聽不進去,仍然我行我素,堅持信“神”。去年年底的一個周末,我打電話給媽媽,又是關機,聯系不上。當天很晚,媽媽才回家,看上去神情恍惚,見到我們也是面無表情,一句話也不說,就像見到陌生人一樣,爸爸忍不住大發雷霆,指責媽媽整天不務正業,執迷不悟,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家里的事情也不管不問。媽媽不服氣,同爸爸吵了起來,對著他大聲說,你吼啥子,我信“神”還不是給你們行善積德,保佑全家平安。我走到媽媽的面前,勸她不要相信這些邪門歪道的東西,不要被人蒙騙,可她壓根不聽,轉身進屋坐著又開始“禱告”起來。到了第二天,媽媽依然執意要出去傳教,我和爸爸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后來,媽媽外出聚會和傳教就更加頻繁,有時出去好幾天才回家,也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我和爸爸每天都在為媽媽擔心,生怕她會一去不回。

  最讓我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2016年1月的一天,為追隨“全能神”,媽媽拿走家里所有積蓄,離家出走,而這次一走就再也沒有回家。我和爸爸四處尋找,走遍了所有媽媽可能去的地方,又委托親戚朋友打聽,都是一點消息也沒有。為了尋找媽媽,爸爸無心外出做木工活,我也辭掉了杭州的工作,回到家鄉全力尋找媽媽,家鄉的派出所也報案了,所有本地的和外地的親屬全部跑去找過。我們還做了最壞的打算,專門從媽媽使用過的物品中提取DNA樣品,每次打聽到哪里有無人認領的尸體后就第一時間趕過去進行比對。一晃大半年多了,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找,可媽媽卻仍然音訊全無。這兩年來,我后悔當初沒有極力阻止媽媽信“神”,又痛恨“全能神”騙走了我媽媽,毀了我幸福的家。

  媽媽,你在哪里呀?我盼你早日回家!2016年10月11日,是媽媽出走整整十個月的時間候,在我和爸爸一度陷入焦慮無助的時候,鎮派出所的民警走進我家,告訴我們我的媽媽由于在外地縣城進行“全能神”邪教違法犯罪被群眾舉報,人已經找到了。我們的媽媽有著落了,我和爸爸懸在心頭多日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了。希望媽媽好好交代“全能神”邪教害人的事實,徹底擺脫“全能神”邪教,我和爸爸等著媽媽回家。(編者注:謝委為化名)

【責任編輯:端木堇】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