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汾河網! 今天是:
網頁標題.jpg

展開

首頁 > 首頁 > 晉商文化

山西,你不知道的歷史文化

來源:互動山西 作者: 時間:2019-04-25

  我們山西人常常被稱作“老醯(音西)兒”,這是一種口頭語式的稱呼。這么稱呼的語氣里有時透著贊嘆和欣賞,有時也不乏某種無奈的情緒。人說麻雀飛到的地方就有山西人,麻雀飛不到的地方也有山西人,一聲“老醯兒”喚將出去,音重情濃。傾一盞杏花村老酒,瓊漿玉液也會黯然失色;就一碟寧化府老醋,哪怕它淮揚美味還是川菜佳肴,頓時全做了打鹵面的調料。 

  山西平遙

  因為醋業、煤炭業和金融業,山西在古代著實輝煌了一陣子,一度成為中原最大的商業貿易中心。可能就是有了這強大經濟基礎的關系吧,三晉大地的人才就如同天上的繁星一樣數不勝數,璀璨而奪目。

  山西人:文可治國,武可安邦 

  狄仁杰

  武可安邦,文可治國,經國濟世是歷代中國文化人的最終價值體現。與這種文化選擇相呼應,山西的能臣賢臣名垂青史者確實不少。忠賢干練的狄仁杰向來是民間公案小說中智慧的化身,忠勇機智的寇準則更是民間戲曲里讓百姓千百年傳頌的角色。北宋元佑元年,一代才干超群的賢相去世,舉國同悲,百姓畫像供奉,他就是司馬光。一部《資治通鑒》與司馬遷的《史記》在中國歷史典籍中雙峰并峙。清朝初年,杰出的思想家顧炎武因為傾慕司馬光,不遠千里步行進入山西,一直走到夏縣司馬光墓旁,安心著述,最后陪葬在墓旁。清代,廉吏于成龍、干臣孫家淦、《康熙字典》總纂陳庭敬、第一位系統介紹美國獨立運動的徐繼畬,都是現在影視表現的熱門題材。

  武將之中,自衛青、霍去病而下,一個個神武絕倫智勇兼備的將軍數不勝數。公元626年,唐朝的秦王李世民在與兄長建成、弟弟元吉血泊奪位的“玄武門之變”中,掉下馬的李世民被李元吉死死扼住喉頭,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猛將尉遲恭向李元吉飛去一箭。要不是這位朔州猛將的一箭,盛唐的歷史完全有可能被改寫。后來,這位屢建奇功的驍勇武將的畫像被老百姓貼上了大門,被當作門神守護著老百姓樸素而安寧的平安夢境。三箭定天山、年近七旬不動一刀—槍嚇退20萬突厥大軍的薛仁貴,傳說中張飛轉世的張巡,再造大唐的郭子儀,滿門忠烈的楊家將,戴著銅面具披發殺敵沖鋒的狄青……當然,最有名的,就是關羽關云長,這位挑夫出身的運城人與劉備、張飛桃園三結義,一柄青龍偃月大刀一路劈砍,刀鋒閃過,射出神性的靈光,幾乎將山西人的名聲推向了極致,由侯而王,由王而帝,由帝而圣,千秋義勇,萬古勛名,成為后世全體中國人所尊崇的義氣之神和財富之神而享受煙火。群雄紛爭之下,三國時與關羽、張飛同時留下名諱的還有曹魏陣營里勇冠三軍的大將張遼和徐晃。

  山西人:票號大院,晉商風流 

 

  喬家大院

  即便是今天走進晉商們留下的豪門大宅,那高墻危樓、椽牙雕琢,是那么神秘莫測,仍然會讓人吃驚于他們當年的殷實和富有。王家大院、喬家大院、渠家大院、曹家大院、常家大院……祁縣、太谷、平遙、介休、靈石……一個個藏金窖銀的大院星散其間,晉中的汾河兩岸仿佛成為一條流淌白銀的谷地。這就是晉商——俗稱“西幫”商人的老巢。

  300年前,在西向新疆、北往蒙古乃至西伯利亞廣袤的草原和大漠上,龐大的駝隊滿載貨物迤邐而行。伴隨著大漠孤煙、長河落日,是西幫商人風塵仆仆的身影;300年前,從吳淞口晨曦中出海的商船到蒙古草原叮咚作響的駝鈴,從呼倫貝爾的醋坊到貴州茅臺的酒窖,從鹽、糧、綢、銅、煙到木材、皮貨、毛毯、玉石、藥材、鐘表,都是西幫商人說著一口晉中官話在那里運籌經營;也是在300年前,歐亞大陸上,南起香港、加爾各答,北到西伯利亞、莫斯科、彼得堡,東至大坂、長琦、仁川,西到伊犁、喀什、阿拉伯國家,都留下廣西幫商人的足跡。

  山西的票號更為驚人,就說那個由平遙日升昌掌柜雷履泰首創的,經營金融業務的票號,信局,到光緒年間已經達到33家,分號有 400處之多,業務輻射面東起日本、西至阿拉伯、北起俄羅斯、南到新加坡。當時山西的票號已經基本壟斷了全國的匯兌業務,到如日中天的地步,白銀匯兌業務達到2200萬兩。金太谷、銀祁縣,實際上成為大清國的財政部。即使如此,那些藏金窖銀的深宅大院卻并沒有因富有而張狂,它通常是神秘的而絕不是霸道。看不到收租院里乞苦告饒的交租人;聽不到因抵債而被迫出賣自己或兒女的悲泣。在老百姓口口相傳的故事里,我們聽到的卻是“老掌柜”們大賠大賺的商業氣度和商號謹嚴的“號規”。據說,訂立這些號規的是明末清初太原的朱衣道人傅山先生。

  在這個群體的影響之下,才有了孔祥熙從一個太谷天主教堂唱詩班的信徒,一步步成為執掌全國財政大權的金融巨頭;才有了從五臺縣那個小買賣人家出身的“萬喜子”閻錫山,把山西省這一樁“大買賣”做成30年代中期全國的“模范省”。就是為世人所詬病的山西窄軌鐵路,要按照經濟學原理來判斷,也是一個成本核算極其合理的項目。

  新中國第一批財政專家同樣產生在山西。第一任財政部長薄一波、中國人民銀行第一任行長南漢宸,這樣的巧合,不能不說與山西深厚的商業傳統有某種關聯。就連今天的人民幣上“中國人民銀行”和“壹”“貳”“伍”“拾”“元”“角”“分”幾個字也是出自一個叫做馬文尉的山西陽曲人之手。

  山西人:尊儒重禮,思想超前 

  王維

  東晉時的郭璞,聞喜人。這位才高氣傲的大學者,竟然以一個算卦先生的身份頻頻參與政事,最后謀反者讓他測其生壽,郭璞說你若造反,其禍立致,相反則壽不可測。對方反問他:你能活多大?郭對曰,我活不過今天。對方頓時怒不可遏,將郭璞殺死在了南松崗頭。他的著作很多,其中最有名的是《山海經注》。

  對于晚清時期的大臣徐繼畬,可能很多人都很陌生。但是有趣的是迄今為止在美國國會里,他對美國初期民主的見解還始終被鐫刻在墻上。清朝時,就因為他敢于直諫,一入朝就接連上疏,彈劾了好幾個違法的地方官吏,而且堅決反對官官相護的不法行為,所以得罪了很多朝中權貴,一直沒有受到特別的重用。山西人,文人騷客,層出不窮,源出太原的王氏乃舊朝旺族,人才輩出。唐初著名詩人王績之孫王勃,秉承家學,少年時便才名遠播。當二十六歲的王勃南下訪友途中,在滕王閣筆走龍蛇,寫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詩句,奇思壯彩、四座皆驚。有此一語,滕王閣便名垂千古。

  王之渙,《全唐詩》僅錄其六首詩,但篇篇皆絕唱,篇篇皆名作。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這是何等豪邁的氣概,王昌齡這位馬上詩人的盛唐之音讓多少人血脈賁張,心懷激蕩。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這是誰在高歌痛飲!是太原詩人王翰高蹈獨邁、倜儻不羈的身影。太原王家真是了得!且慢,后面緊接著還有一位詩人將要出場,他就是中國山水田園詩人——王維。我們怎么能忘記他的那些靈秀神奇的詩句呢:“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另外一位在詩歌、繪畫和音樂方面都頗有造詣的天才,是柳宗元。柳宗元祖籍太原,生于河東(今永濟市)。此外,還有太原白居易、白行簡,還有汾陽宋之問,還有溫庭筠……輝映千秋的唐詩,如果沒有山西,唐詩的天空將會塌下一塊。

  游牧民族進入中原,山西也同其他地方—樣,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浩劫,但是山西的文化仍然一派蔥蘢,金元之際的詩人元好問、薩都剌,元曲八大家的白樸、鄭光祖都從這塊熱上走出來,直到元末明初,一部不朽的《三國演義》在羅貫中的手中誕生。

  山西人:美女如云,德才兼備 

  武則天劇照

  中國四大古典美人,山西就出了兩個。

  貂蟬,《三國演義》中呂布戲貂蟬的故事家喻戶曉,民間傳說中所描寫的主人公,極盡夸張之能事,貂蟬和呂布被描述成了天仙佳偶。據說在貂蟬出生之后,她家鄉的桃杏樹千百年來就沒有開過花。傳說貂蟬是忻州人,而呂布是定襄人。以后有了一句話——“忻州無好女,定襄無好男”,都是因為他們二人的緣故。

  這里我本來應該提起楊玉環,但是一下子到唐朝我還有些不忍,因為漢晉時期的杰出女性也實在非常之多。

  晉武帝時期,一位中國書法史上承前啟后的女性在山西禹都故地出現了,她就是衛夫人。這位在詩禮悠揚的文化沃土上成長起來的女性,一直被奉為中國書法的“女神”。

  則天武后,這位從山西文水走出來的女政治家,留下了千年毀譽,也留下萬占勛名,她是中國歷史上惟一的女皇帝。今天,我們在洛陽伊水河畔的龍門石窟中,從根據武則天拓影雕塑的盧舍那大佛身上,還依稀可以窺到她風姿綽約的影子。秀骨清相而氣度雍容,尊貴而嚴峻,威武而英睿,莊嚴而慈祥,正體現著唐朝朝氣蓬勃時代的自強與激昂,昌盛與大度的氣象。也只有這一個唐朝能產生武則天,能容忍武則天。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這一位千嬌百媚,雍容華貴的女子,便是楊玉環楊貴妃。  兩位山西女性,前者奠定了開元盛世的基礎,后者直接導致了開元盛世的終結。一曲愛情悲歌落下帷幕的時候,大唐朝的輝煌也慢慢地由盛而衰,風光難再了。她們二人連同英姿勃發的盛唐氣象一起,常常帶給人綿綿不絕的追思與懷想。

  “老醯兒”們的故事說不盡,“老醯兒”們的故事也道不明。也許是因為歷史太過輝煌,今天的山西人沉靜而寂寞。這種沉寂會持續到什么時候呢?

【責任編輯:天涯】

凱風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6005728號-1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